• 侯府嫡女

    鱼饵

    异界已完结999700

    凤凰涅槃,烈火重生 他踩着她哥哥的尸骨踏上了青云路 卫青鸾有眼无珠,错信了林子轩,才会家破人亡,葬生火海。 老天怜惜,给了她重活一次的机会 这一次她再不会给任何人伤害自己的机会。 二房阴谋不断,一举让你们永无翻身之地 堂姐伪善,渣男狠毒,纠缠不休。 渣男渣女正好凑成堆,姐姐不奉陪了。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 上一世伤了心,死了身,这一世不打算再触碰情爱

  • 战王的小悍妃

    金水媚

    异界已完结734600

    (已完结!新文可戳其他作品。) 宠她入骨,捧她上天。邻邦皇子愿用两座城池换她。战王殿下为她誓言要打下十座城池。而她,只是相爷府的“丑千金”——沐蝶灵。 他娶“丑八怪”的她为妃,为她不惜怒打擂台赛,却从不碰她。 有谁知,他对于拥有倾城倾国之貌和特别异能的另一个她,却如君临天下的霸主,千方百计要她作他的小妾。 我靠!王妃都不想做,还做小妾?别作梦了! 当他发现她们是同一

  • 左情右爱,染指竹马总裁

    记忆七秒

    东方已完结415000

    十二岁那年表白被拒,痛苦地过了六年之后,终于在她十八岁那年将他扑倒,可是事后她却消失了…… 六年后,他挟侄子前去看私处,没想到却遇到了她,那个将他吃抹干净后逃跑的女人。 ** 六年来她的消息他一直知道,六年前离开,在离开后的半年里突然结婚…… 如今六年过去了,她回来又是为了什么? 容辰一直觉得慕颜和冉旭阳不是最般配的,虽然他们的儿子都敢和他瞪眼了。 慕颜这磨人的小妖精,从小发誓他是她的,就

  • 新婚老公很嚣张

    冷墨凝寒香1

    东方更新中329100

    无限好书尽在阅文。

  • 一等狂妃,至尊三小姐

    樱菲童

    异界更新中741400

    【全文完】她是将军府不受宠的嫡出三小姐,也是整个南虹国出了名的懦弱废柴,受尽白眼欺压。 而当这废柴三小姐再睁眼,眸中却是惊才绝艳,风华万千。 当二十一世纪金牌杀手,穿越成不受宠的废柴三小姐,所有的一切将会彻底改写。 亲爹不亲,姨娘恶毒,庶姐欺压,就连丫鬟仆人也敢对她蹬鼻子上脸。 好,很好。她苏妙水不给这些恶人们一点颜色瞧瞧,她就把名字倒过来写。 本想惩治完恶人,便逍遥山水间,却不想总有那么一个恬不知

  • 豪门复婚,亿万弃妇!

    木子失心

    东方已完结206100

    “妈妈,小倩阿姨说,爸爸是这里的总裁,对吗?”王心琳牵着儿子抬头仰望着大厦,四年前的种种浮现在脑海里。 贺天,是否今天的相遇会成为我们的绝别?! * * * “放开我,为什么你会在贺天的办公室?”王心琳恐慌的盯着面前的男人。 “办公室你就怕成这样?那,如果是在床上呢?”郑楦仪邪笑道,贺天的情人,贺天孩子的妈妈?哈哈…… * * * 婚礼如期而至,当他换上新郎装,准备迎接那个他用了全力才勉强

  • 婚深意动,总裁先生请息怒

    月度迷津

    东方已完结1122700

    苏窈从有名无实的苏家大小姐成为声名狼藉的陆太太,中间隔了一个陆东庭的距离。 “陆先生,娶我。”苏窈爬上他的床,凭借一段视频成功逼婚上城陆家掌权人。 婚后,陆东庭一边骂着这个女人贪得无厌,一边给她无尽纵容。 目的达成,她收拾好行李,拟好离婚协议书,陆东庭却拿着被她偷偷扔掉的验孕棒,眼中再无以往纵容宠溺,“生下孩子,再滚。” 后来,别人的茶余饭后里有她,活该她被绑票时老公陪着他的白月光,更活该成为植物人。

  • 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

    恩很宅

    东方已完结3642800

      7年婚姻。   相见如宾,浓情甜蜜。   到头来,镜花水月。   倾尽所有,换来一场蓄谋已久的杀人灭口。   那一天。   陆漫漫怀着还不足2月的孩子,死于一场车祸。   离奇的车祸,却意外获得重生。   陆漫漫再次睁眼,回到还未嫁人之时。   她凌厉的眼眸一紧,嗜血的微笑,如罂粟般,风华绝代。   重生一世,她誓要,血债血偿!   为此!

  • 江山为聘,二娶弃妃

    暗香

    异界已完结646600

    他出生时被命定为天煞孤星,刑克六亲,凶恶残暴,孤鸾寡宿,寂寞之命。 三岁那年,克死生母,一双黑眸一夜之间换成蓝眸,举国震惊,视为妖孽。 六岁那年,克死长兄,帝君大怒将其囚禁深宫。 七岁那年,克死幼弟,帝君将其逐出皇宫,离群索居。 十岁那年,帝君病重,疑其克他将他赶往不毛之地终生不得回朝。 十八岁那年,帝君驾崩,他率军逼宫,叔伯兄弟三死两伤,踏着众人鲜血尸骨,坐上了九龙之座。 他是狄戎国最富

  • 名门惊情,总裁太危险

    甜甜心如

    东方更新中231700

    {他用一纸婚书捆住她,却偷偷放逐自己的心} 夜宴,她一袭艳丽的红裙出现在他的面前。 那是一个被世人仰望的男人,俊美夺目,如同星般璀璨迷人。 他的高贵,令她怯步, 却不得不朝他靠近。 “吻我!”他低哑磁性的嗓音如同天籁之音,蛊惑人心。 光阴流转, 华丽的水晶灯下,他恍若神抵般再一次闯进她的生命里, “幸会。”她的手被他包容在掌心,那是一种说不出的灼热之温。&#